????“终于还是安排上了!”

????剑拔弩张中,年轻的魔教教主率先出声。

????那饶有意味的话,让项兴羽心里也懂。

????说实话,有一种人,还没有交手,便知道极难应付。

????之前项兴羽所遭遇的一生之敌如此,现在面前的魔教教主亦是这样的……狠角色!

????对方和师妃萱明明是同一个级别的人物,可是,项兴羽见过几次,都能清楚感受到相应的一点:其并不锋利!

????问题是,对方就算低调,可是其自身过硬的实力,还是让其显得异常不凡!

????而事实上,就项兴羽自己而言,这种对手有别于前不久才对阵过的血之洗历大兄弟,也有别于那粗犷的使刀大汉。

????对方,和他是一样的“心性”选手!

????在一开始的时候,他是把其归纳为天之骄子行列,哪怕后面很长一段时间,他也觉得是如此。

????可到现在,一切不一样了!

????自我风格的最终进化,让他整个人的档次又上升了一个台阶,而对方简单的一句开口,再配合上那别有意味的特殊眼神,就让他可以完全肯定,他和他一样,都是很艰难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!

????其实师妃萱也是这样的选手,只不过,她和魔教教主提升的速度一开始有些快,而且,他们的外貌与气质都在无形影响实力当时是不过如此的项兴羽。

????可后面,项兴羽与师妃萱真接触,便明白自己错了。

????对方也不是生来就是天之骄女,而是通过了莫大的努力才最终成长成至此。

????到的现在,他自己也变成了非凡的人物,其便褪去了那一开始所有的有色眼镜。

????而这样的话,项兴羽其实会愈发的有压力!

????毕竟,他和师妃萱交手,除了那次情绪爆发,他算是证明了自己,其他时候,虽然很不想承认,但事实是她被对方给完全压制!

????现在的魔教教主,虽然他们还没有过正式交手,可是,自然涌现的感觉却给了他答案。

????更何况,被他尊重的魔面在其手下,那真的是被贬的一文不值!

????还在项兴羽想着时,魔教教主看着他,禁不住嘴角一扬:“你赶上来了!”

????他说的赶,项兴羽略微一想,便知道是境界!

????其亦没有再默不作声,而是客气道:“好说!”

????有一说一,虽然之前在遗迹里,他们有过嫌隙,但那不能称之为真正的过节。

????所以,他对他没有仇恨与敌视的感情因素在。

????这只是一个正常的对手,仅此而已!

????“那就动手吧!”魔教教主真心道,话音一落,其就出招了。

????对方没有使用武器,施展的,赫然是……武当太极拳!

????项兴羽认得太极拳呢,说起来可能旁人不信,但实际上,对方的太极拳跟公园里那些练太级的老爷爷不说什么神似,但形似是真心能称得上。

????当然了,相较而言,对方没有练太极老爷爷老奶奶们的慢悠悠,恩,更应该说是气定神闲,那样才贴切。

????对方的太极拳,一经使出,那真是举重若轻,跟他的云淡风轻形成了异常鲜明的对比。

????项兴羽亦不敢有哪怕丝毫的大意,鱼肠剑一亮,云淡风轻的剑法就那么简单迎上。

????魔教教主并没有避让或变招,其赫然硬接。

????剑与拳出人意料的交实在一起,项兴羽只觉内里有一股异样的力量涌来,他的剑被带偏的同时,对方的拳一变,已然涌上胸口。

????项兴羽也是早有防备,剑以一种写意的姿态不挡反击,跟其来了一个硬刚,直指其肚腹。

????倘若相互的攻击都落实,项兴羽是中一拳,而对方呢,则是胸膛处中一剑!

????占优的,绝对是他项兴羽!

????但实际上,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,对方老牛逼了,在项兴羽以命换命下,其身形一挪,赫然是左使所会的乾坤大挪移使了出来。

????纵使项兴羽现在更牛逼了,可是,在这样的境况下,他亦因为魔教教主的过人应变而有一些猝不及防。

????砰!

????项兴羽还来不及反应,对方的一拳已然击在他的身上。

????其只觉一股说不出来的柔力从对方手上传来,他体内运起来的真气居然没能挡下对方拳上传来的力道。

????项兴羽整个人的身形被击退,与此同时,内腑更是为之遭受重创,一口血水兀自承受不住,整个喷吐出来,脸上更是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红晕。

????而对方呢,已然退了开去,站立那里,身形说不出的潇洒。

????反观项兴羽,因为体内功力没能硬接对方一拳的力量,那特别的柔力击在他心腑上,完全造成了……莫大的重创!

????被重伤的项兴羽只觉得不可思议!

????有一说一,若不是对方力道为了避过他那下意识聚集在被击中处的真气,单就这一下,他就被对方轻易给击毙!

????而这样的情况,也让项兴羽赫然联想到传说中的恐怖如厮!

????对面的魔教教主神色则很正常,似乎这样的境况于他一点影响也没有。

????但实际上,他能轻易击中项兴羽呢,也是有一些意外!

????在他认知里,项兴羽应该不止这点程度,可……

????项兴羽面对魔教教主那注视着自己的目光,亦没有说话,而是脸色变得凝重起来。

????眼见此,魔教教主不由笑了,他突然有一些懂了,那就是对方之所以会有些差劲,究其原因,是其对自己并不知根究底,可他不一样,在他心中,早就把项兴羽当对手了!

????虽然刚才的一击,算是重创了项兴羽,不过,年轻的魔教教主却明白,那真的不算什么,一切才刚刚开始,恰恰相反,这一重创,反而让项兴羽得了利。

????魔教教主会这么想的原因,真说起来也很简单,因为到他们这个级别,想要真正搞定对方,肯定不是那么容易,既然如此,早一点受到伤害,整个人的心神能早点因此变得专注,倘若另一方也被压制受到伤害,十有八九是结束了!

????内里这个简单的差别,对于普通人来说,很难理解,甚至还会为之费解,可他自己却异常清楚,根本的原因还是自己二人还没有交过手,也因此,他们对对方的实力完全摸不准。

????像他刚才,真要说的话,也是占了他向左使和魔面等人间接了解项兴羽的便利!

????但这种,又怎么能与被逼迫下的炸毛,要来的更加厉害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