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一只巨大的神兽朱雀突然出现在半空之中,它足有十几米长,浑身火焰升腾,火光耀眼。

????“神兽朱雀!”

????程飞鹤等人不禁脱口惊呼。

????他们自然不会知道,这只不过是一道朱雀分身而已。

????不过,即使只是一道朱雀分身,也具有元婴初期的实力,远不是程飞鹤等人能够抗衡的。

????朱雀分身乍一出现,周围的温度就急剧上升,程飞鹤等人感觉自己就像是被架在火上烤一样,炙热难忍,吸一口气都觉得肺里面灼烧一样的痛。

????程飞鹤等人并没有立即将神兽朱雀与秦川联系在一起,因为任谁也不能相信,一个筑基修士能够驱使神兽朱雀。

????“刷!”

????朱雀分身出现后,没有丝毫停顿,当即就口吐火球,向程飞兴疾射而去。

????这火球不但速度奇快,而去威力恐怖,甚至都将沿途的空气都点燃了,在它身后拖出一条长长的火龙。

????程飞兴见朱雀神兽向他发起攻击,顿时吓得脸色惨白,他可不认为自己会是朱雀神兽的对手。

????当然,恐惧归恐惧,他也没有坐以待毙,当即施展冰盾术,在身前结成一面足有一米多厚的冰盾,火光照映在透亮的冰晶上,散发出绚丽的光彩。

????“噗嗤!滋滋滋……”

????火球扑在冰盾上,没有预料中的巨响,只有类似火红烙铁浸入水中发出的声音,随之便见冰盾化成了一团白蒙蒙的水汽,而火球则并不见减弱,“呼”地一下扑在程飞兴身上。

????“呼啦!”

????程飞兴被瞬间点燃,全身燃起熊熊大火,变成了一个火人。

????“啊!……”

????他一边惨叫,一边扑倒在地上,满地打滚。

????大概不到三息时间,他就彻底不动弹了,一股皮肉烧焦恶臭味在空中弥漫,令人作呕。

????而就在攻击程飞兴的同时,朱雀分身紧接着就向其他六人分别射出了一团火球。

????所以,其他六人自顾不暇,根本没有余力去救助程飞兴。

????而且,他们六人的遭遇也不比程飞兴好多少,他们也都被火球轻松点燃,很快便失去了生机。

????秦川知道这只朱雀分身能够轻松对付金丹修士,但是没想到会轻松到如此程度,目睹七个金丹强者在三息之内就被灭杀干净,他还是禁不住大吃一惊!

????实在是太强了!

????由此,他也认识到了自己与元婴强者之间的巨大差距,如果换作是自己的话,被朱雀分身这样的攻击击中的话,下场肯定也会跟眼前这些人一样。

????所以,如果不幸与元婴强者遭遇的话,就绝对不能给对方出手的机会,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召唤出朱雀分身来对敌,只有这样,才有些许机会保住性命。

????秦川感应了一下,朱雀分身在击杀了七个金丹强者之后,灵力大概消耗了五成左右,这样的状态,对付金丹强者没有问题,但是对付元婴强者的话,就肯定力有未逮了,需要让朱雀圣像修养一段时间,恢复到巅峰状态才行。

????让朱雀分身回到了朱雀圣像中之后,他又去将几具尸体上的乾坤袋都收取了,随后便往江城方向疾驰而去。

????先前程飞鹤已经放出飞剑传书符求援,程家的援军用不了多久就会赶来,他必须尽快逃离这片区域。

????……

????绵城,程家。

????在程家族地的深处,有一座大宅,正是程家宗祠,里面不但供奉着程家已故族人的灵位,而且还保存着程家族人的魂灯。

????魂灯与人的生命息息相关,主要用于监测人的生死。

????人死灯灭,魂灯灭,便意味着魂灯的主人已死。

????程家宗祠由一位名叫程光武的老者看守着,他每日无事,便在宗祠内打扫卫生。

????这一日,他像往日一样,正在擦拭灵位灵牌上的灰尘,眼睛的余光则隐约看到有三盏魂灯几乎在同一时间熄灭了。

????三盏魂灯同时熄灭,这种情况极少见,至少在他值守宗祠的近三十年里,还从未发生过。

????程光武不由惊得手中的抹布都掉到了地上,也顾不得捡起,连忙跑向对面存放魂灯的地方,仔细一看,发现自己的确没有看错,果然有三盏魂灯熄灭了,魂灯上的名字是程飞鹤、程飞兴和程飞龙。

????“这,这可都是我程家的金丹高手啊!”

????程光武一阵心慌,转身就往外跑,一边跑一边叫道:“大事不好了!飞鹤、飞兴和飞龙的魂灯灭了!……”

????他这一叫,立即便有人过来询问具体情况,也有人将这消息传递给更多的人。

????没多久,程家现任家主程光泰就得知了消息。

????程光泰以最快的速度,见到了程光武,沉声问道:“元武,飞鹤、飞兴和飞龙的魂灯灭了,是真的吗?”

????“是的,家主。”程光武满头大汗地答道。

????“什么时候灭的?”程光泰追问道。

????“就在刚才,我正在打扫宗祠,亲眼见到他们三人的魂灯熄灭。”

????程光泰的眼中闪过一丝厉光,挥了挥手,说道:“好了,我知道了,你回去吧,若再发现什么情况,务必立即向我禀报!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程光武答应一声,便退走了。

????就在这时,陆陆续续有数人赶到了这里,他们都是程家的现任长老。

????“家主,是飞鹤、飞行和飞龙的魂灯灭了吗?”大长老程飞宙问道。

????程光泰点了点头,问道:“大长老,一直是你与飞鹤他们联系,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????程飞宙摇摇头,答道:“就在不久之前,我有收到飞鹤的飞剑传书,说那个秦川从遗迹出来了,要我们火速增援。我当即就给他回了一封飞剑传书,向他询问具体情况,然后就赶来向家主你请示,没想到……”

????程光泰脸色很难看,问道:“会不会是遭了南昆仑的围攻?”

????程飞宙想了想,答道:“有可能,因为除了南昆仑,我想不出还会有谁会对飞鹤他们出手。不过,南昆仑向来忌惮我们程家老祖,应该不敢杀戮我程家之人啊……”

????程光泰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就问一问残剑宗、三元观或青龙洞,看他们那边知不知道是什么情况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