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尊殿 > 修真ag8手机客户端安卓版|开户 > 剑寒梅花香 > 第二十二章 与君离别意(三)
????梅寒香微微侧过脑袋,嫣然道:“我不过是要告诉你,三千弱水只应取一瓢饮,别吃着碗里还瞧着锅里的,贪多嚼不烂……是不是?”说到后面自己也感觉荒腔走板,红着脸转过身去。

????叶思秋轻咳两声,正要转移话题化解暧昧气氛,左首林外忽然传来一阵马蹄声,接着听见一个高亢的声音说道:“你们别说那么多了!要是梅姑娘有个三长两短……”

????这也太巧了吧!叶思秋微微一惊,悄声道:“梅姑娘,我先回避一下!”向右侧一个闪身,隐身到一片茂密的灌木丛后面。

????梅寒香刚反应过来,就看见安弃文以及那两名飞鹰堡高手骑着马从左侧路上跑出来。其中一人右手已无手掌,只缠着犹透出红色血迹的白色绷带。安弃文突然看见她以及叶明珠小玉就在前面路上,不由呆了呆,好一会儿才叫道:“梅姑娘!你……”

????梅寒香点点头,心里有点厌烦,但还是笑道:“安公子,原来是你们来了!”

????安弃文喜不自胜,道:“梅姑娘,我们正要去找你,没想到这么巧,居然在这里遇见你了!”

????“哦,是吗?”梅寒香淡淡地问道,“不知你们找我何事?”

????安弃文跳下马背,几步走近前来,道:“这次我们本是和叶思秋联手前来救你,结果我听他们两个说,前天他就已经赶到失火地点,把你救出来了。我以为你们已经跑到昇州去,所以这两天一直在城里找你们……”

????难怪这两天没看见他们影子,原来他们没呆在镇上。安弃文停顿一下才想起怎么没见到叶思秋,又问道:“对了,叶思秋呢,怎么没看见他?”

????梅寒香道:“他另有要事,已经先走了。”

????“哦,原来他已经走了。”安弃文重任在身欲杀叶思秋而后快,听见他远走本该着急才对,可此刻不知为何,反而暗暗高兴。

????左顾右盼一下周边情形,他又说道:“梅姑娘,这么多日子没看见你,我真的好生挂念!你知道吗,前天下午我听他们说起失火地点的险情,几乎都要急疯了!幸好你……”

????“可是那天险情正是因为他们两个阻扰才造成的!”梅寒香打断他的话,“他们却是你的手下,不是吗?”

????安弃文歉然道:“是,是,他们不知轻重缓急,为这事我差点要杀了他们两个!但总算你吉人天相,平安无事,他们脑袋我就先暂且寄在他们头上。”

????“安公子言重了。”梅寒香不冷不热地说道,“对了,你还没说找我什么事呢。”

????安弃文看了不远处叶明珠小玉一眼,忽然一伸手握住梅寒香的手,道:“梅姑娘,我不说你也知道我为什么找你,是不是?自那天在苏州第一次看见你,我……我就怎么都忘不掉你!我真的……”

????她盼望的没来,毫无感觉甚至不无反感的反而来了。梅寒香甩开他的手,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安公子,我们不过是萍水相逢的两个人,我不了解你,你也不了解我,所以你的情意我只能表示感谢,却无法接受。”

????安弃文坦然道:“梅姑娘,我是大梁飞鹰堡鹰王的儿子,在官府亦担任要职,所以不管你是什么来历或出身如何,只要你……只要你同意和我在一起,那荣华富贵自不在话下!”

????梅寒香当然早知道他来路,一针见血地说道:“我并没什么非凡来历,出身也绝不高贵,我不过是天龙帮梅帮主的女儿而已!”

????“什么!”安弃文张大了口,“你,你是梅傲天的女儿?”

????“没错啊,”梅寒香面不改色,“我爹爹就是梅傲天!”

????安弃文如遭棒击,身体不由自主后退一步,喃喃道:“原来你是天龙帮帮主的女儿,难怪独孤鹤要抓你,想来他正是觊觎天龙帮那把宝剑,才……”

????梅寒香冷冷地说道:“安公子,我们天龙帮和你们飞鹰堡世代为仇,现在我正孤立无援,不知你是不是也想学独孤鹤那样,抓住我当人质,然后要挟我爹爹交出宝剑来?”

????安弃文回过神来,躬身施礼道:“不敢不敢!梅姑娘天人下凡,我又怎会唐突佳人?我对你完全是真心的——虽然我们两家世代为仇,但如果我们在一起了,那不正好化干戈为玉帛吗?”

????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!”梅寒香断然道,“我爹爹对大梁姓朱的恨之入骨,而飞鹰堡正是那姓朱的打手,我们怎么可能和你们言归于好?”

????安弃文怅然若失,正要再说,刚才他们来路后面忽然又响起一阵马蹄声,接着四骑人马一下子冲进树林来。

????马上骑士一看见他们,立即跳下马背,齐刷刷的单膝跪倒在地,其中一人禀道:“少主人,我们刚刚接到主人从莱州遣来的信使,说是要你和四爷六爷马上启程到莱州去!”

????来者自然也是飞鹰堡的人。安弃文和风凌空孙长翼对视一眼,问道:“不知何事这么着急?”

????刚才说话那人看了一眼梅寒香,欲言又止。安弃文挥挥手,道:“梅姑娘是我朋友,你们但说无妨!”

????那人这才禀道:“是这样的少主人,数日前汴州忽然传出惊人消息,说是二殿下突然发难,杀了先帝养子朱友文,朱友文手中兵权也已落入到他手中。三殿下和主人担心二殿下不日将挟重兵进攻莱州,因此要我们飞鹰堡所有人到莱州聚集……”

????他说着加重口气,接道:“事态重大,军情紧急,请少主人务必马上动身!”

????军令如山倒,安弃文哪还敢怠慢?向梅寒香抱了抱拳道:“梅姑娘,我等要务在身,必须马上到莱州去,我们后会有期!”话说得干脆利落,心里却着实不舍,跳上马背后还不断看向她。

????“等一下!”梅寒香叫道,“安公子,我还有一件事要说!”

????“什么事?”安弃文勒住马,双眼满含热切之色。

????梅寒香道:“是关于神刀城的事。你可能还不知道,独孤鹤前天晚上已经被独孤家族踢出了神刀城,还有那颗明珠也已经被萧南月用奸诈手段从独孤鹤那里夺走了!”

????她怕飞鹰堡为了那颗明珠,以后再去找神刀城麻烦,便赶紧向他说明此事。安弃文大为惊异,“哦”了一声道:“我一直感觉萧南月那狐狸精不简单,原来她是为了那颗明珠才和独孤鹤勾勾搭搭的……那好,我们以后找那狐狸精麻烦就是!”

????他很想问清一下事情经过,但时间已经不允许,只得又深情看一眼梅寒香那美丽无双的脸,然后恋恋不舍地勒转马头,向前路奔驰而去。一阵马蹄声过后,飞鹰堡一行顷刻间就跑得无影无踪了。

????梅寒香正要叫叶思秋出来,叶思秋已从那灌木丛后面站起身子,走到她跟前,悠然道:“易求无价宝,难得有情人!梅姑娘,他对你如此深情厚爱,如果我是你,定要不顾一切和他好上了!”

????除了把“叶大哥”三字改成“梅姑娘”,他居然把她先前挤兑他的话一字不误地重复了一遍。梅寒香又好气又好笑,道:“除非他哪天把自己鹰钩鼻给割了,不然他八辈子都别想我跟他!”

????叶思秋道:“你为何那么讨厌鹰钩鼻啊?”

????梅寒香道:“其实他即使真舍得割下鹰钩鼻,我也绝不可能和他有什么瓜葛,因为我……因为我……”脉脉地注视着他眼睛,后面话虽说不出口,可她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????叶思秋却恍若未觉,向她抱了抱拳,道:“梅姑娘,本来我一直在想接下来行程如何安排,可刚才听飞鹰堡那人一说,我想我得去汴州一趟,所以……”

????“你要去汴州?”梅寒香心里一跳,“你为何要去那里啊!”

????叶思秋道:“你听过我们的事,当然知道二殿下对我有知遇之恩,可我却着实对不起他……如今他正处在风口浪尖上,所以我想潜伏在他附近,必要时暗中帮助他一下。”

????梅寒香暗暗着急,道:“那我……那我们呢?我们必须回杭州去,要是路上再遇见独孤鹤……”

????叶思秋道:“那颗明珠不过是萧南月设圈套的幌子,何况独孤鹤连假明珠也丢了,他哪还会再甘冒大险绑架大人物的女儿?”

????梅寒香抬起头,美丽的眼睛盛满了柔情与期盼,任谁见了都要心里悸动,“那……那要是我们碰到万毒王呢?”

????“万毒王?”叶思秋顿感心惊肉跳。

????梅寒香道:“是啊。数日前我们在青云楼第一次看见他,他就说重获自由后要去争夺宝剑,如果我落到他手中,那……那……”说着露出楚楚可怜之态,一半固然是因为真的有点害怕,但更主要的,自然是为了打动他而故意作出柔弱的样子。

????叶思秋果然“上当”了,果断地说道:“那好,我先送你们回杭州去!”

????“真的!”梅寒香再也掩饰不住发自心底的笑意,“君子一言,快马一鞭,我们先说好了,你可不能中途跑掉!”

????叶思秋道:“当然。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!”

????梅寒香笑靥如花,道:“叶大哥,你们男人最喜欢拍胸脯来一句‘一言既出驷马难追’,可是我始终闹不明白,驷马到底是一种什么名贵的马,它会跑那么快吗?”

????叶思秋哈哈大笑起来。他很少这么笑,可此刻好像尘世中所有烦恼都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。她真是个十分可爱的姑娘,不但具备倾国倾城的容貌,而且说起逗人开心的话,亦是妙趣横生。

????一直在江边看风景的叶明珠小玉两人听他笑得欢畅,转过身向他们这边走过来。

????(注:“驷马”为古时候同时套四匹马的马车,多为贵族使用;如果不求甚解,看到这句话很容易误认为它是一种名贵的马。)

????碧空如洗,白云悠悠。天空景色和岸边树木倒映在江水中,流动的光影就像梦幻中的情形,让人顿生赏心悦目之感。

????江风轻轻吹起叶思秋的发丝与衣袖,他看起来飘逸而又洒脱出尘。梅寒香注视着他玉树临风般的身影,一颗心就像沉浸在清澈蔚蓝的江水里,温柔而又皎如明月。她想,人世间最美好的事,莫过于能够和自己倾慕的人相伴同行吧。

????※※※※※

????渡过长江后,叶思秋买了一匹马并雇了一辆马车。三位姑娘坐车,他自己则独自骑马,一路护送她们向杭州方向去。不一日黄昏,他们一行又来到了苏州城外。

????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。依小玉意思,第一件事就是去天香楼找苏雨莲,因为十余日前当她得知梅寒香被抓要她传达消息,当时就已经急坏了,现在大小姐总算平安归来,自然应该马上让她知道这一好事。

????梅寒香却说道:“我想那天苏姐姐肯定亲自跑出去找爹爹了,现在应该不在,所以今晚我们还是在这附近歇一下,明天再到天香楼看看。”

????说完却暗暗脸红。原来这一路走来,白天她们三个坐在车厢里,叶思秋在外边路上骑马,一直不怎么说得上话;到了午间歇脚或晚上住宿,叶思秋又特别自持,总和她们保持一段距离——如此一来,她非但没借机和他拉近距离,反而感觉更疏远了。

????她想,要是晚上再到熟人多的地方就更没机会了,还是在城外找个地方安顿,再找他说话会方便些。

????小玉倒没坚持,跳下马车在附近找了一家客栈。

????打点妥当后,四人来到客栈膳厅用晚餐。梅寒香鼓起勇气在叶思秋身边位置坐下来,道:“叶大哥,这苏州夜景最美丽了,等一下我们出去走走欣赏一下,怎么样?”

????叶思秋还没回答,坐在对面的叶明珠已先笑道:“太好了,吃完我们就一起出去!”

????“哦……那,那也好。”梅寒香有点哭笑不得。她本想和叶思秋单独出去,无奈叶明珠天真烂漫不识她“别有居心”,竟也跟着来凑热闹。小玉察言观色,轻咳了两声,道:“明珠姐,等一下我要去买一些路上吃的用的东西,你还是留下来帮我一下吧。”

????叶明珠看了他们两人一眼,不再坚持,道:“那也好。要不然你买的都不是我喜欢的,那可就亏大了。”

????梅寒香暗暗高兴,道:“叶大哥,那我们两人出去吧。刚好天比较热,出去还可以凉快一下。”手却悄悄伸到桌子下面,拍了拍小玉的手,以感谢她的善解人意。小玉却反手在她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,痛得她差点跳起来。

????叶思秋自然不知道她们姐妹在暗中嬉闹,点点头道: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快点吃饭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