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本以为会长准备重新遴选的这段期间,自己可以见缝插针、借力使力。不过看来,不管是哪一方,都把自己当成可以牺牲的棋子。

????会有这样的感慨,是因为某人想起这段时间以来,五联城内是否有发生任何恶性事件?答案是一件都没有,治安好到完全不像是一个等同于地球中世纪、崇拜个人伟力的世界。尤其比平常还要好,彷佛各方人马都在克制一样。

????也许像商会管事纳吉一样,原本平顺的生活突然一变,又回到了那段劳心劳力,朝不保夕的日子。或者像是学院的情形,知道有人有所意图,但行事也仅限于扯扯后腿,说些酸言酸语。

????但像今天眼前这样,放火、杀狗来做警告的,却是第一回。敢情说自己成了杀鸡儆猴中的那只鸡呀,林如此想着。

????一边安慰着扑在怀中的两个学徒,林一边看向身旁那座安静的大宅。她今天也没有回来吗?假如有这一位坐镇,没人敢玩这种小手段吧。

????看来得要做好心理准备,不管是哪一方面皆然。

????师徒三人就这么站在庭院,看着这把火熊熊燃烧,而又渐小,终至熄灭。

????林的本意本是守着火势,不要使其扩大。但内心真正的感觉,却是种自己也说不清、道不明的滋味。

????将女孩赶回宅子内,眼前这片狼籍林亲自收拾着。虽说这两条狗不是自己想要养的,但总归生活过一段时间,牠们也的确在自己的生命中留下足迹,要说完全没感觉,那是不可能的。但毕竟自己有过类似的经验,比那两个泪腺发达的丫头还要快适应一些。

????因为放任火势燃烧,等到再无一丝火星的时候,入眼尽是白灰。林知道,这个时候的温度也还很高,碰也碰不得。所以施展了一个阿林亚寒冷术,吸走热量,快速冷却这里的温度。

????仓库早就倒了,除了几根比较粗壮的梁柱没能烧完,其他的都成灰烬。咖啡豆也全没了,连着盛装的木桶,都被烧得渣渣也没剩下多少。

????至于那两条大狗,无愧于魔兽的名头。一身毛皮虽被烧得不成原样,但整个形体也还是保留下来。这也让林很容易就辨识出其身上的致命伤,一头在脑门处,开了一个恐怖的窟窿;一头在侧胸往心口的位置,同样有一个窟窿。

????这两个地方,很不巧就是林之前探查,这两条狗凝结出魔兽晶石的位置。那是类似魔石,在魔兽体内凝聚起来,收藏权能的独特器官。能够当作魔石来使用,但在详细用途上,还是和矿脉所开采出来的魔石略有不同。可以说这是魔兽身上最有价值的部分了,如今却被取走。

????看来只是顺便的而已吧。林可不认为这两条狗身上的兽晶石价值高到,有人宁愿得罪其他魔法师,也要对别人家养的宠物下手。怎么讲,两条大狗也不过是属于下位魔兽,不是什么稀有血统的强大魔兽。

????施展魔法,将这片土地翻了过来,将所有灰烬埋在土底下,这就算是埋葬了那两条几年前就应该饿死在外的狗儿。林清楚知道,这不是结束。而一切的开端,则发生在更早之前,无法避免。

????次日,强打起精神的两个女孩同样准备了早餐。桌旁的人,同样少了一个。

????咽下没滋没味的食物后,林带着沉重的心情,前往橙果?伊顿学院。

????然而几乎就在他前脚踩进学院的校门口,后脚就有一群人跟上。舒尔?伊翁带着一群年轻气盛、身强体壮的人,敲开了三楼的事务长室。

????看一群人在舒尔?伊翁的带领下,气势汹汹地走进门,林是有些蒙的。里头有几位是新加入学院的教员,另外还有几位披着黄披风的监察官,都叫人不安。

????一群有着盛气凌人的态度,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办公桌后头的林。某人只觉得自己像只鹌鹑,被一群豺狼虎豹盯着。眼看对方不作声,似乎只想用视线在自己身上盯穿一个洞来,林也只得先开口问道:“各位来到学院,有失远迎。却不知诸位有何贵干?”

????舒尔?伊翁给身旁的狗腿子一个眼神,那人便会意地走了出来,说:“作为橙果?伊顿学院的拥有者,根据报告,——”那几位新加入学院的教员,得意洋洋地看着某人,“——有鉴于这些日子贵方在协调学院所需资源时,多是力有未逮之情形,且长期无改善状况。舒尔?伊翁爵士决定解除贵方学院事务长的职务,交由其他有能者担任。特此通知贵方。”

????原本林看到一群人走进来的感觉是蒙的,如今却是被吓呆了。这算什么!压住心中窜腾的怒意,林咬着牙,用着愤恨的眼神盯着舒尔?伊翁,说:“我怎么不知道阁下成为了学院的拥有者,这有误会吧。”

????又是一个眼神,舒尔?伊翁身旁的人从行囊中掏出一张羊皮纸卷,说:“这个就是所有权的证据。由查理?李察克基金出资所成立的学院,所有权理所当然也属于查理?李察克基金,也就是其管理者舒尔?伊翁爵士所拥有。这上头不光有你的签名,还有前会长橙果?伊顿的签名。关于契约的效力,可是有监察官阁下所认可的。”几位披着黄披风的魔法师,拱了拱手示意。

????林定睛一看,那张羊皮纸卷正是当初自己写给前会长,希望由查理?李察克基金出钱,支应前期学院成立花费的请求书。本来是希望能借着前会长的势,迫使眼前之人把钱吐出来,结果依旧石沉大海。也是之后才下定决心,自己出钱顶着前期的压力。

????身边的人多有不解,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没有把握的事情;大概也就自己有信心,学院这事能成,所以才大胆把个人的资金投入。当初不能确定的,也只有多久才能回收的问题。

????只是没想到,当初一纸请求书,如今成了所谓的证据。林恶狠狠地笑道:“几位,是不是有所误会。学院自始至终,都没有收到过来自查理?李察克基金的资助。就这样认定自己是拥有者,会不会太武断了。”

????“证据呢?”那站出来说话的人,张扬地舞动着手中的羊皮纸卷,说:“你说没有拿到钱的证据呢?我们看到的,只有这一份学院资金完全由查理?李察克基金支付的证据。还是你自己写的,上头也写得明明白白。”

????披着黄披风的监察官中,有一人站出来说道:“崔普伍德阁下,这份证据可是相当明确。假如您无法提出其他更明确的证据,您就无法反驳舒尔?伊翁爵士对于学院所有权的声明。所以请不要自误,请按照学院拥有人的命令行事吧。”

????听似维护,其实也是踩实了那份‘证据’之意。其他几位监察官甚至低调发动了魔法,虽无大张旗鼓,但发散的魔法灵光也透露着几分威胁之意。大有只要某人不从,他们就立刻动手拿人的意思。

????脑子飞快地运转,林思索着破局之法。假如这一局是在地球,直接把学校的银行账户出入账情形公开,有没有从查理?李察克基金处得到一毛钱,那可是一清二楚。即使舒尔?伊翁现在才汇款进来,也大可用学院创立之初并没有得到任何帮助为理由,反驳对方。毕竟在地球上,钱的流向只要是透过银行,是很容易查得清清楚楚。

????但迷地是个靠现金在流通的世界,除了人证之外,很难找出物证,去左证一些事实或谎言。

????尤其监察官代表了魔法师之间的法律,言出法随说得就是这么一群人,所以监察官的品德是备受重视的。但一个群体中,有好人就会有败类,更不用说每个人都还会有各自的立场与想法。

????这些东西凑在一起,就成为了污蔑人,但却不容质疑的铁证。

????假如某人很能打,大可把这群人揍趴下了,没道理也会变有道理,有证据也能当成没证据。偏偏自己是势弱的一方,所以这个方法行不通。

????但毕竟这所学院是自己建立的,为了永续经营,为了避免人走政亡,自己在方方面面的规矩可是规划了不少。而那些规矩可是经过公告,以及当时学院内的所有成员,包括教员和学徒签字认可的,而不是自己订爽的。

????而拿学院的内规来做最后的抵抗,也实在是逼不得已。林像是要给自己壮胆,从书柜上拿下那本厚重的学院章程,重重地放在桌上后,说:“学院的运行,并不是靠着一闪而过的念头,便做下举足轻重的决定,学院有学院的规范。在教员的任免规范上有清楚载明,在合约期间,除了违反重大规定与教员自愿离职之外,除非经过学院全体成员三分之二以上的弹劾,才能强制解职任何教员。哪怕你是学院的拥有者,也没有资格将我解职。”

????会这样规定的理由,一者,教员的薪水真的不算高,对普通魔法师来说。所以只要有人自愿离去,学院方并不会加以限制与阻止。毕竟教得都是些最基本的基本魔法知识,能成为正式魔法师的人,这一方面绝对没问题。

????再者假如真的不适任,三分之二的高门坎弹劾,已经足以证明该教员恶行重大,且在学院明列的禁止事项之外。这样的人被辞退,算得上是合情合理了。那自己算是这样的人吗?